OCEF义工与您面对面——卓运宝

新闻动态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2017年的首期义工面对面,我们来一起听听OCEF中国事务委员会副主席卓运宝的故事吧!

在OCEF的工作中经常会收获感动,来自受助孩子、捐款人和义工们,这种发自内心的声音是多么的可爱纯洁,感谢OCEF提供这么好的平台!让我的人生充满正能量,这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机缘!感恩!

——卓运宝


☆为何加入OCEF?


卓:我是2004年加入基金会的,当时在一家现代央企上班,比较空。网上看到OCEF,就填表加入了,之后就事情越做越多欲罢不能。在2012年转为全职前,用于OCEF的工作时间已远远超过本职工作时间。现在回想,这是一个随心而发、自然的过程,现在又已回到平常心,把这看成一份自己喜欢的全职工作。


☆参与OCEF的第一个项目?


卓:刚开始时做的是图书项目,主要在上海募集图书。当时很多人不了解公益慈善,现在的环境已经大不一样了。记得当时与新民晚报合作捐书活动,2个月时间收集捐书2万余册,搬运、整理和发运,那段时间的周末都在忙这事,感谢上海的老义工!


☆记忆最深刻的一次义工经历?


卓:2012年走访山西广灵印象挺深,家访的是望狐乡李家三姐妹。她们住在小的土窑洞里,家徒四壁,父亲脑子不好使,花钱买来的南方老婆,生下三姐妹后就离家出走至今毫无音信。家中没钱送孩子去中心校住校读书,老大14岁了还在村里的教学点上2年级,整个教学点就只有1个老师和她们姐妹3个学生。之后她们获得了义工捐款和OCEF的资助,三姐妹也可以和其他孩子一样到中心校上学了。通过自己的工作可以帮到孩子们,人生价值得以体现,这是工作的持续动力。



☆不为大多数人所知的(义工)趣事?


卓:有一次走访甘肃省会宁县柴门乡阳坡村,离学校很远,不少路只能步行。当地人都喝水窖里的水,也就是下雨时靠屋顶和院子里积攒起来的雨水,而当地的年降雨量只有二、三百毫米,很多地方是打几百米的深井都打不出水。有地下水也不能喝,因为是盐碱地,水是苦的。有些家庭的热水瓶里倒出来喝的水是浑的。有一次家访到一个学生家已是中午,学生家附近没有小卖部,周围没有地方可以买到午饭,只能在学生家中吃午饭(找个地方放点钱,离开后告知一下)。孩子家长非常热情,不知哪里弄来了鸡翅膀,吃饭时注意到孩子看鸡翅膀的表情,就是很长时间没有吃到荤菜的样子。我不禁十分感慨,生活在城里的孩子多幸福,城乡差异还是很大啊!


还有一次住寺庙的体验。因为OCEF在山西广灵的协调员释昌义法师是极乐寺方丈,所以去广灵就住在寺院里,看着出家师傅们的生活方式,令我亲身体验到了生命的不同存在形式。


☆作为全职义工,最希望在OCEF收获什么?


卓:纠正一下,义工是完全义务的,而我们全职是有补贴的,所以还是叫全职工作人员比较好。


在OCEF的工作中经常会收获感动,来自受助孩子、捐款人和义工们,这种发自内心的声音是多么的可爱纯洁,感谢OCEF提供这么好的平台!让我的人生充满正能量,这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机缘!感恩!


加入我们吧

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OCEF)过去二十三年中一直坚持草根路线,以低于5%的运营费用、每年近200多人的义工服务完成了许多资助项目,迄今为止,OCEF为900多所乡村学校捐赠图书50多万册,并建立图书室。直接资助中小学生近五万人次。据不完全统计,这些受助学生中有近700名最终得以进入大学深造。仅2015一年,即有2679人次获得助学金,191名大学新生获得奖学金,13名教师得到资助,近300名教师接受了阅读培训,1000多名学生受益于网络课堂,200多名学生参加了暑假夏令营,10多所学校的校园硬件条件得到改善,由OCEF义工为农村学生编辑的《乡村少儿》杂志发行了1300册。

微信号公众号:OCEF



Overseas China Education Fou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