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EF20周年-我与OCEF的故事之协调员-之一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我与OCEF的故事 白卓庆


2001年,黑龙江省大庆市外事侨务办公室从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获得25名贫困学生资助名额,分配给我县3个名额。我接到通知后,就与1998年特大洪涝灾害的重灾区江湾乡的中心小学取得了联系,并亲自到5户贫困学生家调查,最后确定孙启梦、陈友双、赵韶哲三名为资助对象,也得到了基金会的批准。2001年12月,这三名学生领到了每人155元的秋季资助款,都非常高兴,他们纷纷表示:一定要好好学习,绝不辜负基金会各位叔叔、阿姨们的期望!

2002年春,市外事侨务办公室给了我县5个名额,后来又听说,基金会考虑到将这笔有限的资金集中在某一地区使用,或许更能发挥其作用。大庆市外事侨务办公室就选择了去年将这项工作做得最好的,也是国家级贫困县之一的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当时据大家反映,江湾乡在这五年中,受到了四面八方的无偿援助,经济条件已经赶上并超过了其他乡、镇,所以,我就把敖林西伯乡和他拉哈镇这两个少数民族贫困乡镇作为考察对象,最后因为考虑到路程问题选择了敖林西伯乡,将其38名学生(基金会通知,给了我县25个名额,需提供38份申请供筛选),连同江湾乡的那三名学生向基金会提出申请。最后,基金会为我县批准了33个名额(经过第二轮筛选,又增加了9个,后来基金会误将两个重名的包强视为一人而减去1个名额)。但让我费解的是江湾乡的那三名学生的资助也被删掉(他们只得到了半年155元的资助)!当时也曾去信询问过此事,但也没有结果。

这些年,每一次到学生家做家访,看到那些破旧的住房、破烂不堪的家具喝孩子们那渴求知识的眼神;听他们诉说那些悲惨的遭遇、病痛的折磨以及为了给孩子筹学费而四处奔波的艰辛时,无不让我心酸不已。但每当收到基金会邮寄来的助学资金,通过我交到每一位受助学生手中,看到他们那灿烂而又充满阳光的笑容的时候,我便感到特别欣慰,有了基金会各位会员的爱心帮助,他们的生活就不再是残缺不全,而是增添了些许幸福、快乐,并且充满了温暖和活力。

就这样,我将这项工作一直坚持到现在,虽然在有些人看来,这项资助的数额较少,但基金会各位会员的爱心救助,的确让不少频临辍学的贫困学生,回到了那温暖的教室里,能够继续求学,在此,我也代表全体受资助的学生,向你们表示由衷的谢意!谢谢你们!

我从事OCEF的协调员工作已有11年了,这些年来,我深刻感悟到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对我国贫困地区教育事业的这份浓厚的感情,非常钦佩那些为之做出巨大贡献的各位会员,也为每一位监察员的那种敬业精神而感动不已,更为自己对此项工作未尽更多力量而感到羞愧(因为自身经济条件所限,不能出资捐助:两个双胞胎儿子即将上高中,而我们夫妻二人每月总共4000元的工资,在这个物价飞涨的年代,也感到生活过得并不宽裕。因为我们这个小县城,离经济发达的大庆市较近,导致物价比北临的齐齐哈尔市还要高不少)!

我县幅员面积大,人口又少,再加上这些年国家计划生育政策的充分落实,乡镇和村级学校的学生越来越少(还有些条件好的家庭从幼儿园就将孩子直接送到县里上学)。所以,县委、县政府为了整合资源,决定明年在县里成立初中城(新校舍于今年年底竣工),从此以后,乡镇不再设初中,村级不再办小学。这样一来,对一些贫困家庭来说,负担就会加重(有些村屯距离县城近200公里)。所以,我建议基金会能否从明年开始,给我县增加初中生资助的名额,要不然就有可能出现部分学生辍学现象。真心希望基金会能够支持我的想法,再次给予那些渴求知识的贫困学生们无私的援助,以免让这些将来有可能成为国之栋梁的莘莘学子们过早的凋零,为此,我再一次代他们向你们表示感谢!谢谢你们!!!

协调员:白卓庆

2012年5月28日


我与OCEF的故事 计瑾


新疆疏附县是国家级贫困县,疏附县第二中学创办于1970年,是疏附县唯一一所全日制民汉合校完全中学。2007年在县财政十分困难的情况下,通过"民汉合校"项目和校舍维修项目,为学校新建7000平方米的综合教学楼、9636平方米的学生公寓、2003平方米的学生食堂和500平方米学生浴室。目前校舍建筑面积22713平方米。学校现有专任教师182人,其中:高级教师25人;在校生2555人,其中:初中学生742人,高中学生1813人,少数民族学生589人;现有教学班53个,其中:初中教学班17个(双语班 8个),高中教学班36个(双语班5个,宏志班1个)。

学校有85%的高中学生来自喀什地区附近各县及农三师各农牧团场;这里的各县,团场均属于边陲小镇,地处沙漠腹地,干旱少雨, 自然资源匮乏,土地贫瘠沙化,大部分家庭仍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当一年一度的中考结束时,在我们的身边又有一批品学兼优但家境贫寒的学生急需得到人们的帮助。对他们而言,能改变自己命运的求学之梦似乎只有一步之遥,但他们中有部分同学因交不起学费而徘徊在学校门外,继续求学之梦难以实现。此时此刻,他们特别需要精神上的关爱和物质上的帮助。

是OCEF的义工在2007年通过一次校长会议了解到了边远的南疆小镇疏附二中的具体情况,开始对我校的第一批20名高一新生进行走访,我一路陪行,看到了平时没有看到的许多令人伤感的情形和场面,特别是在进一步在网上了解到OCEF的宗旨:它是一个非盈利性、独立的慈善团体,不从属于任何官方或其他民间组织,不带任何政治色彩,教育是它唯一关心和注视的对象。本基金会的宗旨是募集资金,帮助促进中国的教育发展,特别专注于帮助中国农村贫困地区的孩子们的入学和使学校得到基本的教育条件。我就毫不犹豫的加了这个组织 ,成为了其中的一名义工,能为这些孩子们圆了求学之梦,也是作为一名教师的责任,从此品学兼优的贫穷孩子也能通过这种方式得到资助,继续上高中,真是一件令人高兴的善事。

在喀什地区疏附二中至今也是唯一一所OCEF资助点,自2007年春季开始至今已有212人次品学兼优的高中贫困生享受到了助学金的补助,迄今共享受资金25万2千元人民币,受资助学生每人每学年2000元,每学期1000元。每次我在组织发放助学金时,家长、老师、学生都怀着一份感恩的心,祝福那些献出一片爱心的好心人们,全校学生在《感恩的心》的乐曲声中,认真虔诚地做着手语操,以此表达一份深深地感激之情。

新疆疏附县第二中学副校长 计瑾


我与OCEF的故事 欧阳纬菲


我是欧阳纬菲,来自江西省吉安白鹭洲中学,现就读于江西财经大学统计学专业。

我接触到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是在高中的时候。当时刚刚收到吉安白鹭洲中学的通知书的时候,心里很是欢喜,可是也发现了爸妈的窘迫。是啊,家里3个孩子都在上学,我考上重点高中自然是好事,可是上学的开支对于这个贫困的家庭而言也是巨大的压力啊。后来我听说了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在老师的帮助下顺利申请到了助学金。心里很开心,真的。

高中六个学期,是每个学期1000元的助学金,每次学校都会召集我们去开会然后把装有助学金的信封交到我们手里。校长每次都会出席我们的助学金颁发仪式,还有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在我们学校的负责人梁仁芳老师。老师们总是很关切我们的生活,关心我们的学习情况,还会说很多鼓舞我们的话。每次拿着信封都会觉得心里很暖,是的,很暖很暖。它告诉我贫困是可以战胜的,因为有那么多人和我站在一起,我不是孤单一人。1000块,是一个很大的数目,是的,它让我安然度过3个月,不用担心爸妈为我的生活费难过,让我的心里少了一些忧愁,当然更多的是让爸妈少了一分忧愁。

只是很遗憾的是,我有高一下学期因学习状态不好,成绩未能达到基金会要求的标准,而没有了领助学金的资格。当时心里很是难过,后来梁仁芳老师找到我,很关切地安慰我,告诉我,我的名额会一直都在,只要下次成绩合格了还可以拿到助学金。当时特别感动。基金会对我们多好啊,从那时我就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不能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后来每次我的成绩都是合格的了,基金会给了我很大的动力。

人说"雪中送炭"的情谊最珍贵,基金会对我的帮助也像是雪中送炭般温暖。我常常想我是那么的幸运,因为有那么多人关心着我,而我也立志努力学好知识技能,将来更好地回报社会,将这份幸运传递下去,温暖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Overseas China Education Foundation
旗帜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