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风—OCEF 四川简阳协调员都小桂老师访谈录

新闻动态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编者按

本文根据OCEF专职管理人员刘秀的一份访谈记录进行编辑,访谈对象是OCEF四川简阳协调员——都小桂老师。访谈,包括当面访谈和电话访谈,让OCEF能倾听和了解来自一线的反馈,及时提供帮助。藉由与协调员在工作走访等方面的对话交流,我们也更加了解了OCEF协调员的具体任务,并更加坚定了对OCEF的工作的责任和担当。

四川简阳,都小桂老师在电话前,与刘秀聊起了协调员工作情况和对生活的影响。 


刘秀的几个问题打开了话匣子:“您从事什么职业?从什么时候开始做OCEF协调员?具体因为什么原因做了OCEF协调员?”都老师回答道:“我从2006年开始在武庙九年义务教育学校做代课老师,现在在幼儿园做幼儿园老师。2009年开始做OCEF的协调员。OCEF在武庙的资助从92年开始,那时候的协调员蒋玉老师在07年左右调走,武庙的协调员就由黄老师负责,黄老师做了两年左右就转交给我来做了。”


在与小桂老师的交谈中,我们逐渐地了解了一位恪尽职守负责踏实的OCEF协调员的故事。作为OCEF的协调员,每年主要做的事情是家访、发款、收集各种信息、协调反馈。她开展OCEF的工作都是利用节假日的休息期,这是因为小桂老师任职于一所幼儿园,她需要照顾年纪幼小的孩子,不能擅自离岗,同时也由于幼儿园师资力量的紧缺,她更加不能随意离岗。



都小桂老师所任教的武庙乡幼儿园

谈到每年用在发款、家访上的时间,都小桂老师是这么回答的:“这个很难具体量化。有的学生近,一天能走访2-3个,有的学生远,一天只能走访一个孩子。发款也是,按照道理一天就能发完,可是随时都会有各种情况,一次发款要发好几次才能发完。家访也是,路程远的学生,有时候联系几次都联系不上。”认真负责的都小桂老师会亲自家访每位新申请的学生。“前几年条件不好,路也不好,都是自己走路的,或者池校长开着摩托车带着。这两年路好了,条件也好些了,路远的,池校长会给我找辆车,实在车进不去的,就自己走路。” 


都老师作为OCEF协调员后帮助过的学生,有些已到别的学校上了高中,但都老师仍然以一颗热诚和善良的心常常在关心着学生们的近况。长期家访和与学生保持着联系,让都老师对每个学生的生活和学习情况都有一个较为全面和深入的了解。关于这些学生,都老师是在何时走访学生家的,学生家里的状况如何,点滴的累积和经历,在她向OCEF提交书面材料后,也把学生们记在了心里。


作为OCEF的协调员,在接触和了解了多个不同年龄阶段的孩子们的生活和学习状况后,都老师认为当地学生上学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留守儿童问题。由于照顾留守儿童的是他们的爷爷奶奶而非父母,老人和孩子之间的沟通实际上是存在着很大的代沟的,而父母身份缺席的问题如果不能得到很好的解决,会对孩子的性格成长产生累积影响,所以都老师认为对孩子最大的帮助和关心,就是父母陪伴着孩子一起长大。都老师提到:“之前,学校也尝试做了一个留守儿童之家,里面有图书室。我在和这些留守儿童沟通交流的过程中感觉到,这些孩子缺少的是从心理和生理上与父母的接触陪伴。他们本能的排斥这样的留守生活。却又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漠然, 父母关爱的缺失是学校无力能改变的。OCEF的资助虽然不能根本上帮助这些孩子,但是对一些家境贫困的孩子和家庭还是非常有帮助的。当地的贫富悬殊非常大,几百元对一个贫困家庭来说可以做很多事情。经济上的资助让家长们很感动,每次发款时都能看到家长们很真挚的表情。我们只需要尽力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就好了。”


提到OCEF资助的课桌椅、办公桌椅,都老师激动地说“给孩子们换了那么多新课桌椅,老师们的办公桌椅也都统一换上了,你不知道老师们和学生们有多高兴,多兴奋!”



2017 春季发款照片——都小桂老师和受资助的孩子们

当刘秀问起:“您觉得OCEF的资助项目中,哪些项目做得好?哪些项目做得不好?为什么?”都老师是这么回答的:“OCEF与其他捐赠者很不同。之前有一些人捐了3000元给学校买体育器材,但是他们要求我们两个学校的学生过来,要举行捐助仪式,还要求我们邀请镇里的领导,要邀请媒体等等过来拍照,这些让我觉得不舒服,觉得他们都太注重形式了。OCEF即便捐了课桌椅、也给我们的幼儿园修建补充了资助款,但是没有这些要求,我能感觉到OCEF对我们学校、对学生真正的关心,而不是简单的走形式。这也让我自己心里最最认可我们OCEF。” 

 


都老师提到,在做OCEF协调员期间,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她坚持的原则有时候得不到老师们的理解。“每次我让老师们推荐学生,有的老师就会推荐好多学生,我得一个个家访筛选。有一次,家访的一个学生家里很破旧,情况很不好,所以就申请了资助。第二年,我下乡发现他们家建了新的楼房,整体情况改善了,就直接停止了这个学生的资助。这个学生自己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反倒是他的老师不高兴,问我为何停了资助,我就告诉他,你再去他家里看看就知道了。对谁应该资助谁不该资助,我的原则性很强,很多老师不理解。这个可能就是目前面临的问题。其他的都很好。


谈到学校现在的学生人数、师生配比情况,都老师说:“现在的学生人数每年都在减少。往年7、8、9年级都可以有2个班,今年就只有1个班。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是父母慢慢意识到需要将孩子带在身边了,所以凡是有点条件的,都会将孩子带到城里去上学。二是我们这个乡村学校基础条件很差,有点能力的家长都将学生送到贾家去了。我们虽然是简阳,距离成都也不远,但是属于山区,条件差,老师们都不愿意过来,能调走的全调走了,留不住老师。池校长也没办法,老师不够,只能学校自己想办法找钱雇代课老师。有个已经退休3年的老教师都被池校长找回来代课了。目前学校有7个代课老师,每个代课老师每月1200元。一般公办老师的月收入是2200左右,池校长92年毕业,20多年的教龄,现在每月只有2900元的收入。我自己是1200元,是代课老师,女儿上学的时候,我经常和我女儿说,我们快供不起她上学了。”


都老师觉得OCEF协调员这份工作让自己活得很坦然。她说:“我自己的生活本来就很简单,对物质的要求不高,是一个喜欢给自己找乐子的人。做了协调员后,走访了很多学生的家,对目前自己的生活就更珍惜了。另外就是家里的人也会更节俭——以前吃不完的饭菜都会倒掉,现在都不轻易将饭菜倒掉;女儿上大学的时候,每次都会将她穿不了的衣服从学校里背回来,洗干净,让我带给那些家庭情况不好的娃儿。”


编后语:

如今,OCEF有45名协调员。我们看得到,每一个协调员以他们对于工作的坚守和尽责,对每一个学生的付出和关心,不断地实现着OCEF的信念和理想。正因为有他们在前方的家访和协调,使得我们每一个OCEF义工,甚至是这个社会上每一个关心着公益活动的人,更加了解需要帮助的地方和成效,更加坚信了对于慈善的信心,对OCEF愈加坚定地守护和爱。让我们以更加虔诚的心态去实践善心善行的意愿。衷心地感谢每一位OCEF的协调员,这份对于公益事业的尽心负责和执着是值得我们每一个OCEF成员认真学习和肃然起敬的。他们的丰富经历也让我们理解了大爱与小善之间的联结。从前线到后方,每一股力量,每一股清流,凝聚成了今天OCEF的成长壮大和累累硕果。


访谈:刘秀

编辑:郑菲、夏天

微信排版/编辑:莫雅媛




关于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OCEF

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Overseas China Education Foundation), 简称 (OCEF)于1992年创立,为美国联邦税务局认可的501(c)(3)免税的非营利组织。OCEF是一个非政治性、非宗教性的独立民间慈善机构,其唯一宗旨是促进中国教育均衡发展,专注于提高贫困地区教育质量以及帮助贫困学生完成基础教育。OCEF主要依靠义工运作,超过95% 的善款都用于资助中国乡村教育。二十五年来, OCEF的运作费用只占募捐款的 5%以下。


Overseas China Education Foundation